罗洋:“就是融入到他们真实的生活里”

Luo Yang. 罗洋。图片由艺术家提供。Courtesy of the artist

“80后”这个词是指,十年文革之后,在邓小平领导的改革开放时期独生子女政策下出生的第一代人。这些年轻人从小就是世界中心,互联网和社交媒体伴随了他们的成长,他们浸淫在与前几代人成长背景完全不同的消费社会当中。罗洋就属于这一代人。她的肖像照打破既有的期望和刻板印象,记录着在中国新兴的青年文化。她的作品呈现拍摄对象的个性,其中的女性气质、性别和身份话题反映了当今中国社会正在发生着的深刻变化。

如今35岁的罗洋,无论对是男孩女孩,还是青年期,都十分着迷。从2019年开始,在新系列《青春》中,她将关注点转移到更年轻的一代,并通过他们探索全面国际化后的中国社会的变化,在这一时期,中国社会的变迁达到了新的程度。新系列中,她的模特们是出生于 1990年代至2000年初的城市青年。这些年轻人一方面紧随时代潮流,另一方面与社会主流格格不入。罗洋以恰如其分的敏锐,用胶片拍摄这些中国社会里的非典型人物,她致力于“记录”每天遇到的这一代年轻人。罗洋认为,以照片的形式记录他们的存在是她的职责。这些人是音乐家、艺术家、博主、朋友或陌生人,他们有着各式各样的纹身,头发染成各种颜色,打扮夸张,在镜头前他们对自己的外表有充分的自觉。这些表象并不是罗洋为其拍摄特意挑选的典型,每一幅肖像背后都隐藏着独特的故事:这些年轻人们或有着超越他们幼稚外表的成熟,或在行为上还透露出他们孩子气的心智;他们是以令人不安的脆弱来打破社会规范的男孩,是自豪地宣告自己是双性恋的女孩,也有热恋中的情侣。

罗洋,《人方》,2016,选自《女孩》系列。图片由艺术家提供。

“在花里躺着的女孩是刚从日本回来,她很美很白,我们在我楼下的花园里闲逛拍摄,刚好是春天,有樱花和花坛里的小花开放,她躺在那和花融合一起.“

罗洋

DoorZine: 关于女孩系列,你在之前的采访中提到,你所拍摄的女孩或模特们也某种程度上映射了一部分你自己。你对这个系列作品是怎么看的?它带有你的自传性质吗?这个系列如何或者为什么在十年之后结束?

罗洋 : 这个系列作品是对我自己和那一代我身边的女孩的生活记录。可以说我的生活和女孩们的生活交织在一起,因为我自己的青春期已经过去了,内心也对生活有了新的感受。

关于年轻人系列,为什么你想要关注更年轻的这一代人?你是否在这个系列的创作中似乎处于一个更加外在的角度?年轻人也是受到社交媒体和自拍文化影响的一代,这在他们的肖像中有所反映吗?

因为我对他们的生活很感兴趣,新的一代人很不一样。是的,我是以一个局外者的态度来拍摄的。我没有刻意去捕捉社会文化的影响,而是去探寻一些相同的点,以及这一代人自己的特质。

罗洋,《刘梓轩》,选自《青春》系列。图片由艺术家提供。

“他第一眼给人的感觉美好得像个女孩。他喜欢穿女孩子的衣服,对自己的性别认知也是女孩。他曾经在意大利学习服装设计,他说他妈妈能理解他,也觉得他穿一些衣服很美。但是在老家,在中国小县城的环境里,也许并不为大多数人接受,在上海北京他可以做自己。”

罗洋

这两个系列有很多共同点:所有的个体看上去都非常自由独立,不拘泥于常规。同时,无论在室内还是室外,肖像中也有一种亲密感和真实感。作品中可以感到你作为摄影师的存在,以及你和模特的情感联结。你能不能告诉我们更多关于这些肖像作品背后的创作过程?你是如何选择模特的?如何选择拍摄环境、地点和道具的?你会对拍摄进行设计吗?你是如何创造这种亲密感的?

是的。很多被拍摄者是我的朋友,当然也有很大一部分不是,其实就是去了解他们,融入到他们的日常生活中去捕捉。我会选择让我感到好奇有趣真实的模特。就是融入到他们真实的生活里,没有特别设计,但是会有选择。我们像朋友一样坦诚相待自然会有连结。

你会对照片进行后期修图吗?每次你会拍摄很多张吗?为什么在当今的数码时代你依旧坚持使用胶片?

我很少对照片进行后期处理,一般大概几卷,看情况。胶片相对有质感吧,但是以后也许选择数码 ,也是不一样的感受。

罗洋,《幺蛾子》,2019,选自《青春》系列。图片由艺术家提供。

“粉色头发女孩是我在北京清华拍摄的一个学艺术的女孩。她很年轻,还在上学,现在在国外上学。女孩脸上和身体上有很多纹身,但是性格很温和。我想她有很多对生活和家庭的反抗,这些反抗实实在在的都反映在她的打扮和行为上。”

罗洋

你所属的八零后一代,你父母那一代人,以及更加年轻的几代人… 不同代际的人们有什么不同?反映这种差别在你的创作中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吗?

我和我父母那辈人有着非常不一样的生活,但是和90 后甚至是00后不会有特别大的差别。可以说随着中国社会的快速发展,这几代人和我父母那一代人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。我没有刻意去寻找不同,但不同年代的人在照片里的确呈现出了不同的面貌。越来越年轻的一代更加轻松,没有那么沉重。但是我相信不同代际之间也有共通的情感,这也是我一直在捕捉的不同和共同之处。

经常有人把你的作品与Nan Goldin(南.戈尔丁), Corinne Day(科琳娜.戴伊),Larry Clark(拉里.克拉克)相比。你有受到他们的任何影响,或其它影响来源吗?

他们都是我开始从事摄影之前就时常去欣赏的艺术家、前辈, 我相信会有潜移默化的影响;但是我们生于不同时代和文化背景, 我想我的作品更加关注我自己的生活和文化。

罗洋, 《 Kaye》,2019,选自《青春》系列。图片由艺术家提供。

“我在香港拍摄了一个女孩。那时我们在一个旧旧的渔船上,背景是香港鳞次栉比耸立的高楼大厦,和海上飘着的渔船两相对比,是香港的一个很现实状况的写照。她也像这个城市一样,美丽而莫测。”

罗洋

对于在你之前的一代女性摄影师(邢丹文,陈羚羊等),她们对女性主义和地下生活的描绘有何看法?你又是如何看待90年代的实验性摄影和中国当时的艺术圈呢?

我很喜欢陈羚羊的作品,直接、生猛,但是她们那一代的作品也许承载了更多时代的印记和沉重的痛苦。还是要去关注时代,每一代人的生活状态会有不同。我觉得她们的作品相对沉重和形式化,或者是赋予艺术太多意义。年轻一代人也许更多在追求无意义的状态,这也会使艺术作品本身产生很大的不同。

你的作品与任航、编号223、戴建勇(Coca Dai)以及陈哲等艺术家有着些许相似性,也与其中的几位一起参与过不同群展,你觉得你们属于同一类艺术流派吗?

我们的相似点是属于相近的年代,虽都是拍摄年轻人和对真实生活的记录,但每个人都不一样,很难说属于同一个流派。

你觉得你的时尚摄影作品受到艺术创作的影响吗?还是说这两者完全不相关?

有受艺术创作的影响,而且现在国内也尊重这种融合,当然还是会有不同。

罗洋,《林冲&王景逸》,2019,选自《青春》系列。图片由艺术家提供。

“也是我在清华拍的学生,他们是好朋友,短发那个平时是演员和模特,长发男孩是一个服装设计师,他有着90 年代港台男艺人的气息,整个气质氛围将人带回一个过去的时代。” 

罗洋
罗洋,《小杰》,2019,选自《青春》系列。图片由艺术家提供。

“他叫小杰, 很温柔的一个男孩,长长的头发,细细的眼睛,礼貌而温和。这是一个夏天在他家拍摄的。”

罗洋
罗洋,《 屁屁》,2015年。图片由艺术家提供。

“她叫屁屁。大概在几年前北京一个雾霾的冬天,我们在一座废弃的高架桥上拍的一张照片 ,彩色脆弱的女孩和灰色冰冷的城市的对抗和共生。”

罗洋
相关的DoorZine文章
郭盈光是2017年集美·阿尔勒-Madame Figaro女性摄影师奖的获奖者。该奖项于2017年由Madame Figaro中文版与集美·阿尔勒摄影季联合发起,也是国内首个女性摄影师奖。郭盈光凭借《顺从的幸福》系列作品,成为了第一位获此殊荣的艺术家。
相关项目

Newsletter

订阅本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