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荣辉:“河流不仅是一种现实,更是一种隐喻。”

陈荣辉,图片由艺术家提供。

展览《东流不作西归水

1989年出生于浙江丽水。 目前生活于上海和美国纽黑文之间。

大学就读新闻系专业,陈荣辉于2011年开始了他的摄影生涯。 曾供职于Sixth Tone多年。 他的作品主要关注于中国的个人经验和环境相关问题。 在《石化中国》(2013年)和《圣诞工厂》系列(2015年)中,他探索了当今浙江及长江三角洲周遭城市化和工业化的处境。在《空城计》(2016年-2019年)系列中,他纪录中国东北地区年轻人的生活与自然景观,东北作为中国老工业基地,如今渐渐走向衰落。 陈荣辉曾获得了国内外多项摄影大奖:世界新闻摄影奖,三影堂摄影奖,侯登科纪实摄影奖等。 他还曾获得瑞士Pictet奖项和柏林C / O人才奖提名。 目前就读于美国耶鲁大学。

DoorZine:《空城计》是一个纪录中国东北年轻人生活与景观的艺术项目。东北与邻国俄罗斯和朝鲜接壤,是一个似乎被当下公众和媒体逐渐淡忘的地区。在之前的项目中,你探索了你成长的地方(浙江)城市化和工业化的处境(《圣诞工厂》,2015年) 以及长江三角洲周遭(《石化中国》,2013年)。你和东北之前没有什么特别的联系,东北离你的生活有几千公里之远,这个系列的想法最初是怎么来的?

陈荣辉:一开始,我比较关注的是地理距离的接近性,后来可能更关注的是心理距离上的接近性。作为一名艺术家,一开始的创作或许更多会根植于自己生活的地方,具有一定的便利性,当然也是日常思考的来源地。所以我拍了和我的日常生活很接近的项目。比如因为我生活的城市有一年发生了自来水危机,我每天下班以后就要去超市买矿泉水喝。后来我才知道是河水被石化工厂污染导致的。我会很自然而然用摄影的方式去做一些表达,甚至是抵抗。所以我就做了《石化中国》这个项目。

是否可以说是你对探讨中国城市化现状的续写?

这是一个很自然的过程,主要是之前《石化中国》这些项目都是关于中国城市化进程的开始阶段。中国的城市化是特殊现象,没有国外那些百年的发展,而是几乎和我年龄差不多,也就是这30多年来的发展。之后的《脱缰的世界》我拍摄的是中国的主题乐园,也就是讲述城市化到一定阶段后,人们开始迎来消费时代,中国有了迪士尼乐园,开始兴建很多主题乐园。

而《空城计》从这个层面来说是继续往前走,城市化进行发展到后面开始萎缩,有个专业的建筑学名字叫做“收缩城市”。我想观察下,东北那些收缩了的城市现状是如何的。我的成长就是伴随着中国城市化的快速发展而进行的,我希望自己有机会可以反思个体和城市化之间的关系。

陈荣辉, 《持花的少女,抚顺》(2018年),《空城计》系列(2016年-2019年)。图片由艺术家提供。

陈荣辉,《 宁波,浙江省》,来自《脱缰的世界》系列,2015年。图片由艺术家提供。
为什么选择关注于青年人?

我对于年轻人的状态比较感兴趣,一方面是和自己的年龄有关,因为是同龄人,我想试着用摄影的方式和他们进行沟通,从而对自己也有另一层面的认知。另一方面是年轻人的活力,那种生机勃勃的状态,符合我想要表达的艺术。年轻人不是单纯从年龄上来判断,我拍摄的里面有些人年纪小,有些人年纪大,但是他们所展现出来的活力是一致的,看到他们的时候,我就有创作艺术的冲动。

这组肖像照片给人感觉你和你的摄影对象之间的关系是非常亲密的,无论是在日常室内还是室外环境中。你是如何选择拍摄对象的?在创作时,你是以怎样的方式和他们相处工作的呢?

我主要是从一个社交软件“快手”上面和他们建立的联系。在现在的时代,我觉得我很难再去报纸或者杂志刊登拍摄信息,我希望用年轻人的方式去寻找那些拍摄对象。因此我通过快手和他们沟通,然后再去寻找合适的地点进行拍摄。拍摄的时候我的主动权比较大,我和他们在拍摄之外是朋友的关系,但是在拍摄的时候,我是比较纯粹的,我希望更多是我的个人情感投射。不一定是他们的原本生活。当然,我们会对拍摄进行很多沟通。

陈荣辉, 《乌马河,伊春》(2018年),《空城计》系列(2016年-2019年)。图片由艺术家提供。
东北曾是一个非常繁荣的地区,而如今经济却不怎么景气。在习近平主席“中国梦”的指引下,许多年轻人离开贫困的省份和村镇,前往经济发展好的城市。这些仍生活在伊春,龙井,富拉尔基,抚顺,双鸭山的人是怎样的群体?他们如何谋生?又有着什么样的生活愿景?

也不能说离开贫困的地区,东北倒也不至于贫困。我觉得这里面主要是一种落差。这种落差对于年轻人的打击比单纯的贫困更大。很多人走不出曾经的计划经济或者公家单位,依然希望寻求各种关系去解决问题。家里有条件的年轻人一般会去考公务员、事业单位,但是他们本身也很排斥那样的工作。所以又形成了一个矛盾。还有部分年轻人选择去做网络直播,争取成为网红,但是实际上成功的人是非常少的,大部分人只是为了打发时间。想出去,但是又害怕,是很多人的心态。当我们过惯了某种需要集体主义关怀的日子,其实出去独立是一件很可怕,也很孤独的事情。

陈荣辉,《萧山, 浙江省》,来自《石化江南》系列(2013年)。图片由艺术家提供。

艺术家访谈由零零&黎静整理

陈荣辉专访完整版收录于展览画册(双语-中法文)中。画册于2020年7月15日开始发售。可在合作发行出版社Bandini Books网站上进行购买!

访问陈荣辉个人网站了解更多讯息:

ronghuichen.com
Instagram:@chenronghuiphoto

相关的DoorZine文章
张克纯拍摄了中国的当代景观。他是2008年美国国家地理摄影奖和2014年法国阿尔勒摄影节发现奖得主
相关项目

Newsletter

订阅本站